中心动态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发布日期:2022-04-15 12:26:51 点击次数: 字号: [默认] [] [] []
摘要: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4月15日,西安市多区域的核酸贴换新,自唐朝的四枚帅哥美女之后,汉朝的帅哥出场了,核酸贴纸上的人物是大汉骠骑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4月15日,西安市多区域的核酸换新,自唐朝的“四枚”帅哥美女之后,汉朝的帅哥出场了,核酸贴纸上的人物大汉骠骑将军去病网友们的美好寓赞来了——“嚯,祛病了”。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大司马骠骑将军霍去病

霍去病 ( 前 140 ~前 117),河东平阳 ( 今山西临汾西南 ) 人,18 岁领兵作战,曾先后6 次出兵塞外,屡获大捷,打通了河西走廊,官至西汉大司马骠骑将军,同时被汉武帝封为“冠军侯”。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霍去病是大将军卫青的外甥 ,卫青的姐姐是汉武帝的“夫人”,由于这两层关系,霍去病18岁就当上了汉武帝的侍从武官“天子侍中”。此时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对匈奴大规模用兵,霍去病在抗击匈奴的战争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成为一个军人的楷模 ,也滋育了中华民族尚武的精神。

西汉元朔六年,当时的霍去病不满18岁,他以西汉王朝骠姚校尉的身份,跟随他的舅舅——大将军卫青一起出击匈奴,经过一再请战之后,仅仅带领800名士兵,就成功地偷袭了匈奴,并取得成功。他19岁的时候,亲自带兵俘获匈奴的祭天金人,使当时的匈奴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会闻风丧胆。正因如此,汉武帝大喜,即刻封他为西汉“冠军侯”,即勇冠三军的意思。浑邪王想要起兵叛乱,他率部驰入军中,斩杀叛乱者,稳定了局势,控制了整片河西地区,为今后打通西域通路奠定了基础。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22岁深入漠北,封狼居胥,祭天禅礼;23岁与舅卫青一同受封大汉,威风无比。《史记 》载称 :“骠骑将军为人少言不泄,有气敢任。”唐代大诗人王维有诗 :“出生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熟知不向边庭苦 ,纵死犹间侠骨香。”人们在谈论霍去病的成功时,众说纷纭。有的人说,他富有才能,所以他的成功不意外;有的人说,他的成功是一种偶然,应归功于他有一个好姨妈,即卫子夫(汉武帝的爱妃)。汉朝大将军霍去病的成功到底是缘于一种偶然呢?穿越历史的时空,遥望霍将军上阵杀敌,卷起尘尘黄沙,直破劲敌,“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便是霍去病一生极致的追求。历史终将铭记 霍去病,在这史书中燃烧着一簇不灭之火,那是中华之魂,民族之魄,是一段不朽的传奇。

 

霍去病长眠关中兴平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元狩六年(前 117)霍去病逝,陪葬汉武帝茂陵东侧,谥“景桓侯”。

为纪念霍去病,汉武帝为其举行盛大葬礼,并赐予霍去病墓作为自己死后茂陵的陪葬墓,同时要求工匠把霍去病墓修筑成一座类似祁连山的小山,并雕凿了大量的石雕,以此来纪念霍去病在祁连山的卓越功勋。

茂陵本是汉武帝的陵墓,是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来成立的茂陵博物馆,其实是以茂陵陪葬墓霍去病墓作为馆址建设的。茂陵整个陵园内陪葬墓众多,封土尚存者有李夫人、卫青、霍光、霍去病、金日磾等。

霍去病墓前置有大型石雕,目前已知共有怪兽食羊、卧牛、伏虎、跃马、马踏匈奴等17件。雕刻依石拟形,稍加雕凿,手法简练,是中国现存时代最早、体积最大、保存最完整、最具有艺术价值的大型石雕艺术珍品。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现存霍去病墓前的石刻均以花岗岩雕成,以动物形象为主,烘托出霍去病生前战斗生涯的艰苦。这些作品以其简洁的造型、粗犷的风格、宏大的气势,不仅寄托了对英雄的歌颂和哀思,也反映了正处于上升时期的汉朝统治阶级生机勃勃的精神面貌。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霍去病墓前的石刻群雕是中国古代雕塑艺术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对后世墓雕刻的艺术风格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是汉代以后中国古代大型纪念碑雕刻的典范之作。汉代的雕塑家们把墓主人生前的战功完美融合在石刻上,历经千年依然能感受到它们的生命张力,传达着西汉盛世坚如磐石的军力和昂扬郁勃的国力。

站在世界文明史的角度思考,这些石刻无论是它的精神高度和艺术品质均能与西方同一时期的古罗马经典雕塑艺术相抗衡。站在文化承继关系上思考,它们是历经沧桑的华夏本土文化基因中培育出来的结晶。汉文化不仅呈现出帝国时代的大国气象,还从华夏文明的根脉上透射出东方哲学的智慧光环。


禁止出境的霍去病墓石雕

 

战马在古代战争中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英雄的人,也就有了英雄的马。

霍去病墓前的17件石雕群均被国家文物局列为禁止出境文物,其中最先让公众熟知的是列入小学教材的“马踏匈奴”石刻。“马踏匈奴”是以马的精神写人的精神,反映了西汉的强大以及霍去病的勇敢,体现出沉雄博大,昂扬奋发的大汉雄风,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马踏匈奴”以圆雕、浮雕以及线刻等技法在一整块天然巨石上雕刻而成。马呈站立姿态,昂首,腹下仰卧一人,络腮胡须,蓬头散发,面容丑陋,左手持弓,右手握箭,作挣扎欲逃状,象征匈奴胡人形象,反映出西汉初期汉匈战争的社会现实,为西汉石雕艺术的代表作品。

千年之前,汉代石匠放弃细节刻画,采用鬼斧神工的刀功,“石伏虎”的“虎性”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虎身斑纹意到刀未到,更显得格外生动传神;“卧象”则尽显原石风貌,稍事勾勒,似有似无。“跃马”石刻“背如龙兮颈如象,骨竦筋高脂肉壮“。“跃马”跃起的瞬间姿势,造型险峻精彩,让人感受到了内在的运动、力量的速度感。它们均是在原石上稍事雕凿,便神形兼具,生动异常。让人不难感受到霍去病的英雄气概,领略到西汉帝国朝气蓬勃的时代风貌。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石人”在天然整石上减地浅浮雕人像,双目圆睁,深鼻孔,露巨齿。手臂斜置胸 前,一手五指分开,抚于胸部,表情奇特,面目狰狞。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人与熊石刻”在天然整石表面减地浅浮雕人与熊相互搏击的情形,人与熊相互搂抱,人的肢 体粗大,深目隆鼻,牙齿外露,似为少数民族的形象。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石卧牛”长石牛圆雕而成,四肢自然盘屈呈卧姿,双目圆睁, 鼻孔深凹,阔嘴闭合,双耳直竖,额部较宽,表情温顺。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怪兽食羊”石刻在天然整石上用减地浅浮雕的方法雕刻一只有角怪兽食羊情景。羊作挣扎状,头部已被怪兽吞入大口,左前腿正在用力挣扎。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石野猪”取天然石料形状,用减地浅浮雕的方式雕刻野猪躯体。野猪屈腿缩颈,呈伏地前视状,双目圆睁,尖嘴前伸。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石卧象”利用天然石料形状,用减地浅浮雕 的方法雕刻象耳、四肢。象四腿弯曲呈卧 姿,双眼为小圆圈,耳郭弧线形,长鼻斜搭于前左腿之上,刀法简练明快。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石蟾蜍”取整体椭圆形天然石料,巧借自身形状和色泽,以减地浅浮雕的方法在上翘的一端刻出蟾蜍的头部。
大汉骠骑将军,“嚯,祛病了”

当年能工巧匠为浴血疆场、战功卓著的青年将军霍去病墓所精心打造了义涵丰富的雕像,经由历史激流的淘洗,已成为西汉王朝文化精神标志,从中也可以感受到中华民族伟大精神气质的魂之所在,这些重视力量、气势、精神的石刻对后人以激扬和鼓舞。

 

转自:文物陕西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解放路77号裕朗国际941室
联系人:王伟    电话:029-83253909    手机:18629555692
邮箱:2128881595@qq.com
Copyright © 2020-2021 陕西文化艺术品司法鉴定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21000165号  技术支持:邦易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