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动态

陕西古代文明:盛唐气象——灿烂文化|挟弹飞鹰霓裳曲——文化娱乐(体育活动)

发布日期:2022-04-21 10:24:57 点击次数: 字号: [默认] [] [] []
摘要:文化娱乐(体育活动)受到少数民族和中亚、西亚、南亚及东亚其他地区影响,长安体育活动丰富多彩,以勇猛激烈的马球运动为代表的体育活动十
文化娱乐(体育活动)
 

受到少数民族和中亚、西亚、南亚及东亚其他地区影响,长安体育活动丰富多彩,以勇猛激烈的马球运动为代表的体育活动十分盛行,体现了健康向上的时代精神。
陕西古代文明:盛唐气象——灿烂文化唐章怀太子墓壁画《马球图》

马球起源于波斯(今伊朗),所以又叫“波罗球”,后传入吐蕃,唐初时传入中原。因唐太宗李世民的大力倡导,马球风靡于宫城禁苑、贵族宅第和军队中,成为唐代社会民众广泛参与的体育活动。古代把这种活动叫作“击球”“打球”“击鞠”等。马球的大小似拳头,用轻而有韧性的材料做成,外边涂上颜色或包裹彩色织物以求醒目,球杖长数尺,一端弯曲如半弦月,施绘花纹。唐代诗人蔡孚的《打球篇》中有“宝杖雕文七宝球”“初月飞来画杖头”的诗句,说的就是彩绘马球和球杖。马球场的球门,有单门和双门两种。单球门是在一个木板墙下开一个一尺大小的孔,后挂网袋;双门是在球场两边各有用两根木柱加横梁做成的门,设一个门员,比赛时有裁判。单球门比赛以先入网者为胜,称作头筹;双球门则是两队对攻,以进球多少定胜负。比赛时场外还有鼓乐助阵,以壮声势。
陕西古代文明:盛唐气象——灿烂文化彩绘打马球俑

 

除了上述激烈的马球运动外,射箭、摔跤、举重、划船等体育活动在唐代长安也很普及。技巧类的体育活动还有顶杆等表演,敦煌156窟壁画《张义潮妻宋国夫人出行图》中的乐舞杂技部分,两人顶竿,其中一人竿上有四个人表演,有一人正准备跳向旁边另一人所举的竿上,画面惊险刺激。西安博物院收藏的七人儿童杂技俑,胡人小力士与汉人孩童共同完成的高难度叠罗汉表演妙趣横生。由此可见,唐代此类十分精湛且难度很高的体操与杂技体育项目流行很广。

 

围棋对弈在唐代也已蔚然成风,许多皇帝都很喜欢并提倡过这一活动。武则天时,宫中专门供养了一批“棋博士”。唐玄宗专门设置了陪他下棋的“棋待诏”,就连安史之乱避乱成都之际,仍不忘把围棋高手王积薪带在身边。唐代的围棋子圆形,两面鼓凸(日本的棋子类此),棋盘纵横均为19道。唐代女子也十分喜好弈棋,新疆阿斯塔那出土的《弈棋仕女图》绢画极为生动地再现了贵族妇女专注下棋的情景。日本正仓院北仓收藏的极其精美的唐代木画紫檀螺钿棋盘与新疆出土的棋盘形制近似,亦当出自唐代宫廷。

 

陕西古代文明:盛唐气象——灿烂文化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
 

舞马是唐代宫廷豢养的御用娱乐马匹。唐玄宗天宝年间,每逢“千秋节”(皇帝的生日)都会举行盛大的宴会,接受文武百官、外国使臣和少数民族首领的朝贺,并以舞马助兴。上百匹形体矫健、装饰华丽的舞马,伴随乐曲的节拍跃然起舞,奋首鼓尾,舞姿翩翩。高潮时,舞马跃上三层高的床板旋转如飞,领头的舞马还会衔起地上盛满酒的酒杯到玄宗面前祝寿。舞马在当时被视为盛世祥瑞之物,深受人们喜爱。安史之乱后,唐帝国盛极而衰,舞马这种表演形式逐渐销声匿迹,成为大唐王朝兴衰的见证。

 

繁荣的体育娱乐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代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发达,展示了唐代长安的精神风貌。


转自:陕西历史博物馆     图片来源:陕西历史博物馆
《陕西古代文明》,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2019年10月第1版。

相关阅读

联系我们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解放路77号裕朗国际941室
联系人:王伟    电话:029-83253909    手机:18629555692
邮箱:2128881595@qq.com
Copyright © 2020-2021 陕西文化艺术品司法鉴定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21000165号  技术支持:邦易科技